奖学金与助学金:哪一个更合理?

作者: 教育  发布:2019-05-30

  近年来,美国名校的助学金特别向家庭教育良好的中产阶级子弟倾斜,因为出于历史经验,这一群体比官二代和富二代更有社会成功的潜力,未来会报答母校慷慨的“知遇之恩”。常春藤“老三大”的本科生,家庭年收入不超过20万美元的都可以获得助学金,大部分中产阶级父母每年的学杂费负担不超过收入的十分之一,使得绝大多数美国学生上哈佛和普林斯顿等名校的实际费用低于多数州立大学。

  近年来,美国名校的助学金特别向家庭教育良好的中产阶级子弟倾斜,因为出于历史经验,这一群体比官二代和富二代更有社会成功的潜力,未来会报答母校慷慨的“知遇之恩”。常春藤“老三大”的本科生,家庭年收入不超过20万美元的都可以获得助学金,大部分中产阶级父母每年的学杂费负担不超过收入的十分之一,使得绝大多数美国学生上哈佛和普林斯顿等名校的实际费用低于多数州立大学。

  学生贷款之外,大学教育资助可以分为按需分配(need-based)和按分数给奖(merit-based)两种。前者完全根据学生自身和家庭经济情况和实际求学需要,而后者则是奖励学生的学习成绩。为了行文简洁,以下把按需分配的教育资助称为助学金,而把按学习成绩的教育资助称为奖学金。

  最普遍的助学金是美国联邦政府主持发放的佩尔助学金,完全根据学生家庭收入和财产发放。其起源是已故罗德岛州联邦参议员佩尔(Claiborne Pell),为了帮助提高寒门子弟社会上升机会,于1965年在国会提出通过的议案。历经演变之后,现在成为美国最大的政府助学金计划,一年总开支已经超过40亿美元,所有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都能享受。因此僧多粥少,每人每年最高总额不过五千七百美元,平均不过每人三千多美元。随着大学费用几十年来超过生活消费指数数倍的增长率,从个人角度看,佩尔助学金的实际作用越来越如杯水车薪。

  在联邦政府的佩尔助学金之外,许多州政府也根据家庭经济水平发放助学金。但是在美国激烈的教育竞争下,大部分大学都实施按学习成绩发放的奖学金制度,包括有“南方哈佛”之称的私立杜克大学,也以全额奖学金来吸引尖子学生。即便许多实施助学金制度的州立大学,不仅助学金有最低分数要求,同时也实行按分数发放的奖学金。这里一个重要因素,便是学生成绩尤其是标准化“高考”(SAT考试或ACT考试)分数,是美国大学排名的关键指标。声望略逊的大学以奖学金许诺吸引高分尖子生,因此是提高学校排名的有效手段。密苏里州圣路易华盛顿大学,就是以这样的奖学金吸引尖子生,而在过去十几年来排名迅速上升。按照《纽约时报》分析,这一趋势的另一重要动机,是州立大学纷纷发现,由于州政府拨款削减,应付的办法除了增加学费,还有以按成绩发放的奖学金减免学费,来吸引原本会去私立大学就读的高收入家庭子女,来改善学校的财政困境。

  这方面引人注目的例外,是少数顶尖名牌大学,特别是常春藤“老三大”哈佛、耶鲁、普林斯顿,以及斯坦福、麻州理工学院等顶尖名校。最近十多年来,它们的学生资助都转变到不需归还的助学金形式,而且绝大部分是严格按需分配。当然这不是说没有根据学习成绩发放的奖学金,小儿在哈佛大学本科时就获得过若干奖项,但数额与助学金相比,只是锦上添花而已。另外说到底,这些名校的高质量教育具有很高的成本。哈佛大学每年在每个本科生上的实际开支,早就超过了全额学费。从这个角度,哪怕纸面上没有获得任何资助的学生,实际也获得了校方的潜在补贴。

  名牌大学这样做有多重原因,首先是校产基金雄厚,“富可敌国”;另外是严格的录取招生过程,就读的大都是学业超群的尖子,没有必要再引进按照成绩的奖学金来加剧恶性竞争。麻州理工学院大一新生甚至没有分数,只有及格与否。还有便是这些名校要保证自己巨额投资的产出,而金钱压力是美国大批大学生半途而废的一个主要原因。近年来,这些名校的助学金特别向家庭教育良好的中产阶级子弟倾斜,因为出于历史经验,这一群体比官二代和富二代更有社会成功的潜力,未来会报答母校慷慨的“知遇之恩”。常春藤“老三大”的本科生,家庭年收入不超过20万美元的都可以获得助学金,大部分中产阶级父母每年的学杂费负担不超过收入的十分之一,使得绝大多数美国学生上哈佛和普林斯顿等名校的实际费用低于多数州立大学。

  与此相关的还有所谓的“钱盲(need-blind)”招生录取,也即大学的录取新生的决定,与学生家庭的经济情况毫无关系,一旦录取后,校方会保证给予经济能力有限的学生足够的助学金入学。这样的“钱盲”招生,也仅仅限于校产基金雄厚的数十所名校,而且常常“内外有别”,只限于美国学生。主要原因是即便私立名校,招收美国贫寒学生的资助可以获得可观的联邦政府佩尔助学金津贴,而对国际学生的资助则全是校方自掏腰包。真正对国际学生也一视同仁、实施“钱盲”录取的美国大学,大约只是“老三大”,加上麻州理工学院和达特茅斯学院等八九所顶尖名校。

  但是上述不管成绩分数的慷慨助学金和“钱盲”录取,毕竟只限于少数顶尖私立名校,无形中进一步强化了美国名校入学的“割脖子”竞争。

  对于大学教育而言,按家庭需要发放的助学金,与按照学生成绩发放的奖学金,哪一个更为合理?更能促进教育发展和提高?这是一个没有简单答案的难题。从增进社会公平和提高寒门子弟的社会上升机会角度,助学金显然更为合理。但是只顾费用需要而不计学习效果的助学金,也很可能导致学好学坏一样拿钱的大锅饭弊病。如果连智力和学习能力有限的学生也照拿助学金,岂不是教育资源的白白浪费?说到底,学习成绩才是大学教育产出的客观衡量标准。所以按照分数发放的奖学金,有利努力刻苦精神,提高教育质量的正面效果。在美国犹太人通过高等教育和精英教育上升为社会强势族群的历史过程中,根据成绩而不是家庭出身公平发放的奖学金,便起了很大的作用。

  这里必须提到美国传统的社会竞争文化,以及二战以来主导“上层建筑”的“凭才取人(meritocracy)”原则。在政治上这通常翻译为“能人统治”或“精英统治” 。在精英教育上,它基本打破了百年前主导常春藤盟校的“世家特权(aristocracy)”传统。这一原则说白了便是“凭本事吃饭”。在教育界,“本事”的客观标准便是学习成绩,这是推动“奖学金运动”的主要动力。或者按照俄亥俄大学一位教育经济专家的意见:“我们的社会基础是凭才取人,这一原则既适用于职场,也适用于教育。”

  在凭才取人原则推动下,过去一二十年来,在学生人数占美国高等教育体系绝大部分的州立大学,及其主要财源各州政府,按成绩给奖的奖学金有了很大的扩展,也引起越来越多的争议。

  依据《华尔街日报》,美国至少一半以上(27个州)的州政府实施某种形式的按成绩给奖制度,主要位于南方的13个州里,此类奖学金已经超过州政府大学资助总额的一半。在阿肯色、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南达科他、乔治亚等州,州政府大学资助的85%以上,是根据成绩发放的奖学金。在全国范围,据《纽约时报》统计,过去20年来,各州政府按照成绩发放的奖学金增加了几乎三倍,占了大学教育资助总额的三成,而且还在继续增加。

  乔治亚州于1993年设立的“希望工程(HOPE Program)”是个很好的例子。HOPE其实是“帮助杰出学生教育”的英语词头缩写,它的财源是乔治亚州的公共彩票收入。“希望工程”的基本内容,是乔治亚州内的学生,只要高中平均成绩良好,或是在标准化“高考”中超过一定分数线,就可以免学费就读本州任何公立大学,或由州政府代付本州私立大学的部分学费。进入大学后,如果平均成绩保持在良好以上,便可以继续获得这项奖学金。“希望工程” 原定两大目标是:第一,帮助那些经济有困难但是成绩突出的学生获得大学教育机会;第二,吸引经济上并无困难的优秀学生留在州内接受高等教育,以避免人才流失。

  实施20多年后,“希望工程”每年开支已经接近7亿美元,每年获奖学生近25万名,累计总开支超过了60亿美元。我有在乔治亚州的友人子女,因此不出一分钱学费,读完州立名校乔治亚理工学院,或是正在该校就读。“希望工程”对乔治亚州中学生上进心、学习积极性以及学习成绩的正面鼓励效果,获得相当数据支持。 “希望工程” 因此多次获得好评,克林顿总统任上也曾以此为模式引进教育免税计划。《华尔街日报》把它列为全美最大的按分给奖的奖学金计划之一,引起其他不少州仿效,也代表了美国大学公共资助从助学金向奖学金演变的趋向。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5/29)名博看后市:周四要注意A50期货交割效应 再度上拉防阴K线

  (5/29)名博看后市:周四要注意A50期货交割效应 再度上拉防阴K线日异动股点评:徐翔概念股异军突起 盘点四牛四熊

  女董事长4次登顶珠峰超王石,公司股价跌入“海底世界”,股民急了:请干点正事

本文由美高梅www.163888.com于2019-05-30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