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陈后主 隔岸犹唱后庭花(图)

作者: 历史  发布:2019-02-14

  宋齐梁陈在历史上被称为“南朝”,它们延续了169年。在这个时代开始的时候,还有一股孔子说的“南方之强与”的精气神,第一位皇帝刘裕万里远征,平南燕,灭后秦,北方君主谈之色变。到了最后一位皇帝陈后主,则和妃子们绑在一起藏到井里,让北方军队像捞王八一样捞出来。近一百七十年间,阴柔奢靡渐次荡尽南朝豪气,而且其影响不限于一朝一代。南朝官员的奢靡也带有浓郁的文青气。至于那位被人从井里捞上来的陈后主,文青气息更重。他盖了临春、结绮、望仙三阁,每个都高几十丈,门槛窗户等都是沉檀木做的。楼阁里面的珠宝装饰,瑰丽得“近古所无”。据说起风的时候,这些楼阁香味能飘出好几里。皇上坐在香喷喷的楼上干什么呢?除了免不了要研究生理卫生以外,主要还是研究文学和音乐。陈后主经常召集一堆妃子、文人,写诗谱曲,然后让宫女演唱。他自己也做过《玉树后庭花》,“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皇帝嘛,穷奢极欲不算独特,真正独特的反倒是这份奢靡中的文青气。这种文青气里,其实还藏着一种深深的颓废:对外部世界的失望,对人生无常的恐惧,对世间功业的不信任。世事如棋,人生如寄,一切就像陈后主的另一句诗“玉树后庭花,花开不复久”。

  公元584年,为了猎奇游玩,他在宫中大兴土木。造起了三座豪华的楼阁,楼高数十丈,连延数十间,材料多用香木,外面装饰金石珠宝,瑰奇珍丽,如同仙境,让他的宠妃们住在里面。陈后主与他的宰相江总、尚书孔范等十余人经常在宫里举行酒宴。陈后主令嫔妃与狎客们夹座饮酒,共同赋诗,你唱我和,相互赠答,把那些艳丽的诗文配上曲子,挑选一千多个宫女为他们演唱,游乐常常夜以继日、通宵达旦。正如刘禹锡在《台城》一诗中所写:“台城六代竞繁华,结绮临春事最奢。”大臣们见到陈后主如此奢侈,纷纷效仿,大肆搜刮钱财,修建府邸,暴掠百姓,无恶不作。

  在歌舞声中,他忘记了国事,忘记了先皇北定中原的遗训。由于陈后主与孔范等人一起玩乐,为此宠幸孔范等人,让他们与右卫将军司马申一起执掌机密,朝野凡有违背孔范等人旨意的都遭到杀害,追随他们的,晋官加爵,以至官吏纷纷依附。孔范等人是文官,对武将既惧怕又妒忌。孔范对陈后主说:“朝中诸将出身行伍,只有匹夫之勇,没有深谋远虑,不可倚以重任。”陈后主信以为真,从此以后,凡是武将稍有过失,陈后主于是就把兵权交给文官掌管。晋王陈叔文任湘州刺史很久,大得人心,为后主所妒忌,改为文庆代替,由于任用文官排挤武将,致使军中的战斗力很弱。

  陈后主尤其宠幸贵妃张丽华和孔贵妃,张贵妃本为武将之女,家里很贫穷,父兄曾经以织席为职业,初次进入宫中,为龚贵妃待儿,后主一见钟情,封其为贵妃,她善于察言观色,有权术。孔贵妃也为后主宠幸,孔范为了寻找靠山,与孔贵妃结为兄妹,以此附凤攀龙。

  公元588年,隋文帝杨坚发兵50万,分兵8路,进攻陈朝。隋文帝亲自下了讨伐后主陈叔宝的诏书,宣布他20条罪状。见到诏书的陈朝百姓和士兵,人心动摇,民心思乱。对隋军的进攻,陈后主置若罔闻,仍然纵酒淫乐。到隋军进逼长江时,陈朝宫廷仍然忙于筹备一年一度的元会大典。隋军打进皇宫,陈后主躲进枯井中,隋军对井大呼,没见回应,吩咐投进巨石,井里的陈后主叫了起来。隋军投下绳子,才把后主救上来。

本文由美高梅www.163888.com于2019-02-14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