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巧取敌营为何战后没得封赏反被贬官?

作者: 历史  发布:2019-02-17

  李处耘(公元920年-966年),字正元,潞州上党(今山西长治)人 ,五代末年至北宋初年名将。

  李处耘的父亲李肇,在后唐任职,历任军校,官至检校司徒。跟遂后唐皇帝讨伐王都于定州,遇到契丹来援,后唐军队失利,李肇拼力作战而死。

  后晋末年,李处耘年龄尚幼,跟随其兄李处畴到京城,正好遇到耶律德光进攻石重贵,后晋叛将张彦泽率先冲进了都城,放纵士卒剽劫抢掠。

  李处耘当时还未成年,但生性勇武,尤善射箭,一个人保卫里门,射杀十几个士卒,其他的士卒不敢进攻。天黑后,士卒们撤退了。第二天又来进攻,李处耘又射杀几人,战斗难解难分。

  直到他家亲戚率兵来援助,才算得以脱困,里中人没受到洗劫,都得益于他的保护。

  赵匡胤陈桥兵变,率军入京,夺取皇位,建立了北宋王朝。在这一事件中,李处耘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他临机决断,谋划周全。

  公元963年正月,朗州(今湖南常德)军队作乱,朝廷诏令山南东道节度使、侍中慕容延钊率军前去讨伐,任命李处耘为监军。

  李处耘率军至襄州(今湖北襄樊),先派遣阁门使丁德裕向荆南节度使高继冲借道,并请他们给宋军提供给养。荆南虽然已经向宋朝臣服,但是另一个名为藩臣、实同割据的小朝廷。宋朝大兵向南开进,他不得不给他们借道,但不愿让大兵进城。遂以百姓恐惧为由,只愿在百里外供给粮草。

  宋军驻扎在荆门,高继冲派遣其叔高保寅及军校梁延嗣,带着牛肉和酒前去犒劳李处耘的军队,并且侦察形势。李处耘厚礼接待他们,命令他们第二天先回去。梁延嗣非常高兴,派人向高继冲报告说没有危险。荆门距江陵仅百余里,这天晚上,高保寅等人在慕容延钊帐中宴饮尽欢。

  这边还在痛饮中,那边李处耘秘密派遣数千精锐骑兵快速前进,高继冲此时正在城内等着高保寅和梁延嗣回来汇报情况呢,突然传报宋朝大军开来的消息,立即仓惶出迎,在江陵(今属湖北)北边十五里处遇到李处耘。

  李处耘命令高继冲就在原地等候主帅慕容延钊,自己率领亲兵先进城登上城北门。等到高继陪慕容延钊的宋朝大军来到城下时,宋军已经已占据了城中要冲。就这样宋军兵不血刃,得了3州、17县、142300户百姓。

  这一仗“假道伐虢”打的很巧妙,也很漂亮,兵不血刃就拿下江陵,赵匡胤得信后非常高兴,送来了嘉奖令。

  受到嘉奖的李处耘有些飘飘然,也有些得意忘形起来。他想,总是一种战法,就是得胜了,也没有什么新鲜感,上次是文的,这次来个武的。如果说“假道伐虢”的战术很出赵匡胤意外的话,下一次的战法简直就让宋太祖目瞪口呆了!

  荆南归顺后,李处耘立即调发江陵士卒一万多人,合并到军队里,深夜赶赴朗州。又先派遣别将分领士卒及江陵兵赶赴岳州 (今湖南岳阳),在三江口大败敌军,俘获敌船七百余艘,斩敌四千余人。又在澧江遇到敌将张从富,击败贼军。乘胜追至敖山砦,敌人丢弃营寨,俘获很多敌人。

  为了起到震慑敌军的作用,他命令士卒架起了锅,点起了火,在俘虏堆里挑出几十个身体肥胖的,把他们扑通扑通都扔进了大锅里,等把这些人煮熟了,当着其他俘虏的面,要士兵吃下去。又把一些年轻体健的俘虏刺了面,放归朗州。天黑后,住在营寨中,等慕容延钊的大部队到来。

  被刺面的敌兵回到朗州说,被俘的人被宋军吃掉了,城中人闻讯大惊,他们只是在五胡乱华时听说胡人食人肉,没想到宋朝的汉人也食人肉,这简直是动物的举动!于是纵火焚城,然后溃散。

  朗军的幼主周保权随后很轻松的被李处耘俘获,于是军队进入潭州,尽得荆湖之地。

  这次行动只能说在军事上取得了胜利,在安抚民心上却是彻底的失败。弊病马上就出现了,周保权虽然被抓住,但湖南的民愤大起,兵民齐叛,朗州城周边在叛兵和乱民的威胁之下了。

  为了善后,赵匡胤只有下诏宣布大赦荆南、湖南所有叛乱者,而且免除当年茶税及各种无各杂税,再免去荆南地区当年夏税的一半。

  处理完这些,气的赵匡胤差一点背过气去。想当初赵匡胤黄袍加身以后,为了稳定局面,宣布把后周原有的朝臣们都原职留任,并派出使者向国内所有外镇通告,就是要让天下人都知道,除了皇帝换了之外,其实什么都和往常一样,大家都不必惊慌。

  除了出台这些安抚政策外,就是赵匡胤本人,也是躬体力行的。太祖即位后,车驾初出,过一小桥时,忽然有暗箭射向黄伞。禁卫一时惊骇,赵匡胤却满不在乎,干脆敞开了袍子笑着说:“教他射!教他射!”回到宫内后,左右力请全城缉捕刺客,但都不允许,就怕京城产生动乱。

  现在李处耘这个该死的混账东西,虽然打了胜仗,也没见过他这么干的,难道湖南人已经顽固到只有把他们扔进锅里煮熟了再吃下去的地步?赵匡胤痛心疾首的骂道:“李处耘,现在你的大锅还够用吗?要不要我从开封给你送一些过去啊?”

  而此时的李处耘呢?完成这一战之后,李处耘觉得战功卓著,也骄傲起来。随即和带兵的主帅慕容延钊发生了矛盾,两人不和,以至于互相上奏指责。慕容延钊当年是带病出征,这样连气带累,从此一病不起,不久就病死了。

  回朝以后,李处耘还想邀军功求奖赏吗?门都没有!直接贬为淄州(今山东淄博南)刺史。史称“处耘惧,不敢自明。”(《宋史·李处耘传》)

本文由美高梅www.163888.com于2019-02-17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