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宏:说汉话、穿汉服、行汉礼一个大力推行

作者: 历史  发布:2019-09-13

  甲午,魏太子冠于庙。魏主欲变北俗,引见群臣,谓曰:“卿等欲朕远追商、周,为欲不及汉、晋邪?”咸阳王禧对曰:“群臣愿陛下度越前王耳。”帝曰:“然则当变风易俗,当因循守固邪?”对曰:“愿圣政日新。”帝曰:“为止于一身,为欲传之子孙邪?”对曰:“愿传之百世。”帝曰:“然则必当改作,卿等不得违也。”对曰:“上令下从,其谁敢违!”帝曰:“夫‘名不正,言不顺,则礼乐不可兴。’今欲断诸北语,一从正音。其年三十已上,习性已久,容不可猝革。三十已下,见在朝廷之人,语音不听仍旧;若有故为,当加降黜。各宜深戒!王公卿士以为然不?”对曰:“实如圣旨。”帝曰:“朕尝与李冲论此,冲曰:‘四方之语,竟知谁是;帝者言之,即为正矣。’冲之此言,其罪当死!”因顾冲曰:“卿负社稷,当令御史牵下!”冲免冠顿首谢。又责留守之官曰:“昨望见妇女犹服夹领小袖,卿等何为不遵前诏!”皆谢罪。帝曰:“朕言非是,卿等当庭争。如何入则顺旨,退则不从乎!”六月己亥,下诏:“不得为北俗之语于朝廷,违者免所居官。”

  魏高祖游华林园,观故景阳山,黄门侍郎郭祚曰:“山水者,仁智之所乐,宜复修之。”帝曰:“魏明帝以奢失之于前,朕岂可袭之于后乎!”帝好读书,手不释卷,在舆、据鞍,不忘讲道。善属文,多于马上口占,既成,不更一字;自太和十年以后,诏策皆自为之。好贤乐善,情如饥渴,所与游接,常寄以布素之意,如李冲、李彪、高闾、王肃、郭祚、宋弁、刘芳、崔光、邢峦之徒,皆以文雅见亲,贵显用事;制礼作乐,郁然可观,有太平之风焉。

  丙戌,魏主如邺,屡至相州刺史高闾之馆,美其治效,赏赐甚厚。闾数请本州,诏曰:“闾以悬车之年,方求衣锦,知进忘退,有尘谦德;可降号平北将军。朝之老成,宜遂情愿,徙授幽州刺史,令存劝两修,恩法并举。”以高阳王雍为相州刺史,戒之曰:“作牧亦易亦难:‘其身正,不令而行’,所以易;‘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所以难。”

  北魏国是由鲜卑族的拓跋部落建立起来的。鲜卑拓跋部原居地在今天东北兴安岭一带,后来逐渐南迁到蒙古草原,是以射猎为生的游牧民族。东晋咸康四年(338年),拓跋部落首领什翼犍称代王,建代国,建都盛乐(今内蒙古和林格尔一带),后来被前秦国苻坚所灭。公元386年,什翼犍的孙子拓跋珪继称代王,不久改国号为魏,制定典章,重建国家,史称北魏,拓跋珪即太祖道武帝。公元396年8月,拓跋珪大败北燕国,占有今山西、河北地区,同时迁都平城(今山西大同市)。

  拓跋珪死后,长子拓跋嗣继位,为太宗明元帝。公元423年拓跋嗣病逝,儿子拓跋焘即位,为世祖太武帝。具有雄才大略的拓跋焘自此开始了统一北方的征程。公元439年6月,拓跋焘率兵西讨北凉国,9月,北魏军占领姑臧,又分兵追击北凉残余势力于张掖、酒泉等地,北凉国灭亡。至此,北魏统一了北方,从而与南方的刘宋政权并立,形成南北朝对峙的格局,西晋末年以来135年的十六国分裂局面宣告结束。公元439年北魏灭北凉这一年, 被认为是南北朝的开始年代。北魏疆域广阔,主要控制着中国北方地区,北至沙漠、河套,南至江淮,东至海,西至流沙。

  拓跋焘死后,文成帝拓跋濬、献文帝拓跋弘、孝文帝拓跋宏相继登基,逐步实施改革,使北魏经济由游牧经济转变为农业经济。孝文帝即位后,为了缓和阶级矛盾,限制地方豪强势力,在冯太后(文成文明皇后)的辅佐下进行了大范围的改革。公元490年,冯太后病逝,魏孝文帝开始亲政。他充分认识到要进一步消除民族界限,实行汉化政策才能使国家稳定。但在鲜卑贵族集中的旧都平城,推行汉化政策阻力很大。他亲政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要把都城从平城迁到洛阳。公元493年,孝文帝以南伐名义,率三十万大军南下。到达洛阳后,他声言继续南下,群臣跪在马前劝阻。他利用群臣不愿南伐的心理,宣布定都洛阳。

  公元495年6月,北魏太子拓跋恂行二十岁加冠礼。孝文帝在接见文武大臣的时候问大家:“诸位爱卿希望我像商朝和周朝的君主一样治理国家呢,还是希望我连汉朝和晋朝的君主都不如呢?”咸阳王拓跋禧回答说:“我们都希望陛下超越前面的君主。”孝文帝接着问道:“要想实现这个愿望,国家应该改变过去的风俗习性呢,还是继续因循守旧呢?”群臣们回答道:“希望陛下治理国家日日创新。”孝文帝又问道:“希望北魏的江山只是到我就终止,还是希望传给子孙后代?”群臣回答道:“希望北魏江山绵延百世。”孝文帝又说:“然而要这样必须要各方面进行改革,诸位不能违反哦。”群臣回答道:“上令下从,谁敢违反!”

  孝文帝一看火候差不多了,这才步入正题:“从现在开始,首先说话不能再用以前的北方鲜卑语言,要用中原的汉语。年龄在30岁以上的,过去的习性已经养成,可以不马上改过来。30岁以下,在朝廷为官的人,说话不能再用以前的语言。如果有人故意不改,要降职甚至罢免,大家要引以为戒!各位王公大臣觉得是不是该这样?”大臣们回答道:“一定尊照圣旨!”孝文帝首先拿太子的老师,名臣李冲开刀:“我曾经和李冲讨论这个事,李冲回答说:‘各个地方的语言各有优劣,谁也无法判定那个更合适;帝王怎么说就怎么定。’李冲这么回答,不明辨是非、投机取巧,该当死罪!”孝文帝此话一出,所有的大臣都惊出一身冷汗,连李冲都是死罪,其他人自己掂量掂量吧!孝文帝转头对李冲说:“你辜负国家社稷的重托,让御史官撵下殿去!”这实际上是免死了,李冲赶忙摘掉帽子磕头谢罪,退下去了。

  孝文帝接着又责备洛阳负责行政事务的官员说:“我昨天看到很多妇女依然穿夹领小袖的鲜卑族服装,你们为什么不遵守朝廷前期颁发的诏书?!”这些官员吓得赶忙磕头认罪。孝文帝看看效果达到了,就转用和缓的语调说:“我如果说的不对,你们应该当庭争辩,表明你们的态度。怎么能在朕面前显得很顺从的样子,过后却不能真正执行呢!”没过多久,孝文帝又下了一道简单粗暴的诏书:“不许在朝廷用鲜卑语说话,违反者立刻免除官职。”可见要改变人的习性是多么的困难!在孝文帝不懈的坚持下,同年9月,北魏的六宫嫔妃和文武大臣全部都迁到了洛阳。

  孝文帝有一次游览东晋时就兴建的御花园“华林园”,观赏以前修建的景阳山,黄门侍郎郭祚看到孝文帝兴致盎然的样子就趁机说:“山水向来是仁者和智者的爱好,咱们应该修复这所园林。”孝文帝说:“前朝孝明帝拓跋诩因为过于贪图奢侈而亡,我可不能像他一样啊!”

  孝文帝很喜欢读书,到了手不释卷的地步。即使坐在车里或者骑在马上都不忘讲道。他非常有文采,经常在马上吟诗,出口成章,不用更改一个字。从太和十年(十九岁)以后,诏书都是他亲自起草。他重用贤能之士,乐于行善,同时大力推行儒家文化,制定礼乐,把国家治理的欣欣向荣。

  北魏从拓跋珪建魏,到公元557年西魏亡,共历十七帝、171年,是所有魏晋南北朝王国中立国最长久的国家,这其中,魏孝文帝作为第七位皇帝,大力推行文化融合和制度改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美高梅www.163888.com于2019-09-13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