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攻弱受文

作者: 历史  发布:2019-10-25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成叶集团的董事长为了收服他所钦定的接班人——他的外孙郑耀扬,派出手中最后一张王牌陈硕赴港,名义上是为了协助郑耀扬,实际上是为了进入宙风,进入核心找出郑耀扬可击溃的弱点,逼他不得回到张守辉的身边,甘愿接手成叶。

  只是,两个以斗争为开始的人们初会面却令人太过难忘,他们脸上的假面遮不住漫长热吻翻腾起的情怀震荡,也与彼此结下不解之结。

  陈硕与郑耀扬,同样亮眼、同样骄傲的男子聚头,冲撞出的究竟是怎样的烈焰火花?

  欣赏?拜托,想他堂堂国际刑警,老被这个号称已经金盆洗手的黑道头子wanlong,所以他才追踪他绕着地球跑,就为了等他露出马脚,哪可能当他是女人追?去!他绝对是他的头、号、敌、人!偏偏这家伙招惹了牛鬼蛇神,却害他和他铐在一起,成了落难「铐友」!

  与死敌同床共枕已经够呕了,他居然说不介意他是男还是女!这是挑逗性暗示吗?难道他们线.《束缚》 作者:柠檬火焰

  旗奕走入这家酒吧,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据窗而立的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子,就是在酒吧这种休闲的地方,整个人站得还是和标枪一样的笔直,毫无表情的脸上,眼睛如警戒的鹰般看着窗外。

  旗奕极有兴趣的勾起嘴角,目不转瞬地盯着那男人看。那男人大约一米八的身高,帅气有型的短发,精致的五官、清秀的轮廓,细长的手指夹着一根烟,蜜色的肌肤在暗淡的灯光下发出淡淡的光晕,

  凭我出色的脸孔和显赫的家世,勾心斗角的商场厮杀,只是任我悠游,翻搅的一尺春水。

  荣家的敦厚长子——荣与将燃起我从未有过的豪情壮志,在荣氏二代的*****之争中,我将倾尽手中筹码助他。

  从灯红酒绿的super girl出来,罗丹揉了揉太阳穴,漫无目的地在这条“花街”乱逛。super girl里那个一直赖在他怀里的火辣女郎竟激不起他丝毫兴趣,这让他有点烦。

  29岁应该还算年轻吧,就真的过尽千帆了吗?除了已经订婚的女友外,最近他对任何女人都索然无味,如果不是为了应酬,绝不在花丛流连。好友取笑他,是不是“某部分”的功能出了障碍,才让他变成守身如玉的模范男人……真是丢脸!

  经过一个巷口时,感觉身侧有人一撞,把他撞进了华灯下的暗影里。紧接着,颈上一凉,一把匕首抵上了他。“还想??幕埃?亚?贸隼础!惫室獗淞松?纳ぷ右跻醯厮怠?

  他遇上打劫的了!真是……老天有眼!知道他心烦,特意送上“免费沙包”让他出气。这个倒霉的家伙只看见他从高消费的super girl里走出来,认定是个阔佬,绝不会想到,眼前被匕首抵在脖子上的人,曾经因为两次勇擒持枪歹徒,被授予“见义勇为好市民”奖章。

  “嗨,是我亨利。钱已经汇到你帐户了。这次干得真棒,把对方杀得片甲不留。‘力达’的老总说比他预计的价位高出一半,要好好谢谢你。”

  “谢就免了,告诉他这是我的工作。你别乱给我添麻烦。”还是不放心地加了句。

  “不是我说你,适当的交际还是必要的。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以后万一有什麽事还能帮到忙——”

  “少罗嗦。除非必要,多余的预约你别给我安排。”打断他又要开始不厌其烦的交际论。

  “唉,是是是,东方少爷。”听到那头又小声嘀咕了句,“长那麽帅还怕见人?”

  “今天是万圣节?”对这个风俗是有听说。这才注意到路边的商店都挂著南瓜灯和一些奇形怪状的惊悚装饰。

  为了亲爱的胞弟陈硕动用豪门私权的陈仅,终于等到最后审判降临:在追回国宝、清剿叛徒的豪门任务中,担纲“一级要员”安德烈.费因斯的贴身护卫。烫手山芋傍身,一向不按牌理出牌的陈仅自是不会让劳苦但不一定功高的护卫生涯太过单调。而他纯真率直的个性,即便屡屡冒犯,费因斯对于陈仅一日深过一日的兴味,让他忍不住想要探出个究竟。无论是优雅还是狂放,他们都不是任何人可以掌握的翔鹰,只是一交手,这两人可否寻得一片能够和平共存的领空?

  双方都竭力隐瞒自己的身份,游走于矛盾的交叉口,想让那些义无反顾的探究变得合情合理,想让激情的交融成为默契的开端,即使过程中充满挣扎、犹疑、逃避、追随,即使一路矛盾重重、危机四伏,即使谁也不能衡量对方在自己心目中的份量,仍不愿背弃任何一句承诺,待回头时,发现已无法再脱离对方而独立面对未来。

  不安有了归宿,逃亡有了避风港,追寻有了目的地。风波未平,却挡不住心中的那份激荡与温热;情义相间,却未能划清情欲与恩义。

  他从不后悔出手救了那个恋慕他的日本少女,但因此而沾惹上这个缠人的杀手,却是始料未及的失算……

  他想要打击他、征服他,想要他爱上自己……无奈这个男人的能力与魄力丝毫不逊于自己,总是不曾落到下风里去。

  第二次的恋情开始的时候,岑越还是那个成熟优雅的前任帮主;姬慕礼仍是那个变态野蛮的杀手。

  被蒙住双眼,并带进公寓内的一个房间后的鸠目隆之,被人从背后用力推了一把后就滚倒了在地上。

  反绑到背后的手腕被尼龙绳勒的紧紧的,那种发麻的痛楚让他端正的脸孔也产生了微微的扭曲。

  转眼之间,一股新鲜的空气流淌了进来,这对于挣扎着从地面爬起来,全身的知觉都异常敏锐的鸠目的鼻腔是个不小的刺激。

  抵达公寓前,车子在市内已奔驰了半个小时,目的大概是为了模糊鸠目的地理概念吧?可是鸠目在被拉扯进车子的瞬间眼睛就已经被蒙住,人也被强行塞到了座椅底下,所以这些侄味责?坷此稻兔挥惺裁匆庖濉?br /只不过,尽管对方刻意要让他形成行驶了相当长的距离的错觉,但鸠目的直觉依然清楚的告诉他,自己现在还没有离开市内。从他直觉的敏锐程度来说的话,男人们故意使出种种花招来迷惑他似乎也应该算是理所当然了。

  军奴地位卑下,左三知原以为,这辈子只能在军队中任人驱使,是裴陵在乱军中将他救起,给了他一线光明。

  「军奴也是人。」那天,说出这句话的身影,是如此耀眼夺目,然而,救命恩人却在转眼间,成了凌辱自己的世家子弟!

  夜里榻上只管发泄、不问感情的裴陵,明明言语污辱、出手轻薄,却帮左三之脱除贱籍,教他识字骑马……

  是爱、是恨?也许都不重要,左三知很清楚,只有不停找机会立战功,爬到越高的地位,才能扳倒裴陵!才能在裴陵高傲的眼中,看的到左三知!

  12.《风声鹤唳》(1-5部完结+天下卷番外+夫妻相性50问)作者:兔佬

  对风星野来说,聪颖狡猾的云岫出是他自小定下的,一辈子的敌手,也是心上唯一的挂念。而在权谋漩涡中成长的云岫出,则总不自觉的勾逗风星野,既害怕付出真心,又对他放不开。

  一场突如其来的婚礼,重新开启了两人的对垒局面,钩心斗角之中,他们又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那一瞬间的情不自禁,他绝不会弄错!也就是说,风星野当时也没能控制住自己。

  云岫出想着那厚厚的一沓关于风星野的资料,确实没有一句提到风星野对男人有兴趣,那么是调查得还不够详细?还是刚才风星野只是在逢场作戏?

  周围全是敌人黑洞洞的枪口,我全身上下都是伤,血犹如喷泉一般往外涌着。我毫不在意,只是看着他,冷冷地笑:你跟着我有六年了吧?我宁觉非的词典里什么时候有‘投降这个词?

  还是我来帮你吧。我笑。我就算要死,也是死在我自己手中。

  我的神志很清醒,忽然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有乳白色的明亮光芒,但见不到人。

  自己一直信任的副官的背叛,因此而造成的我的士兵的重大伤亡,都使我恨怒难当。

  昏暗的房间内,两道黑影交缠在大床之上,翻云覆雨。不曾压抑的喘息与呻吟,低沈而粗重,如果细细分辨,不难发现其中并无女性特有的娇柔。这是两个男人,货真价实的男人。

  一声高亢的叫喊之后,男人恶狠狠的声音从被褥之中传来:“韩闯,下次我如果再上你的床,我就不姓秦!”

  “哈哈哈哈……”伴著低沈的笑声,床铺跟随另一个男人抖动的双肩微微地震动著,

  灯被打开,收住笑声的韩闯倚坐在床头,戏谑的笑容仍然残留在他的唇边。昏黄的光线洒在他结实的胸膛之上,沿著腹肌的形状投下暗影。只见他动作优雅地为自己点上一根烟,继而神情暧昧地注视著枕边的人。

  横了韩闯一眼,秦晓顺面色潮红地趴在床上。之前激烈情事似乎让他消耗不小,完全不似韩闯的轻松。被汗水浸湿的黑发凌乱地耷在他的颈边,将他原本就白皙的皮肤衬得几近透明,加上从肩胛到腰际近似女子的优美线条,乍粗?拢?萌擞行员鸫砺抑?小?

  知道自己过度的需索已经惹毛了秦晓顺,韩闯聪明地闭上嘴,笑得像只偷腥成功的猫。

  静静看着眼前安睡的人,忍不住轻叹,自己并非多愁善感之人,在这最后一刻却也不免涌上一股离愁别恨。

  周正第一次见到蒋捷,是他自己二十八岁的生日上。那漂亮男孩儿,是他收到的千奇百怪却无一不价值连城的生日贺礼之一。

  坐在“焚夜”顶楼的“正”字包房里,周正微眯着眼,从屏风的缝隙间,可以看见门口的蒋捷正扬着细长手臂,不知所措地给保镖搜查,并且在保镖搜到他的裆下的瞬间,不自然地抖了一下。怯生生的双眼看向面无表情的黑衣人,进门时伪装出来的镇静,在微微蹙着的眉间,瓦解。

  方扬微笑着,任靖生抬起另一只手抹去他唇边的血迹,“我还有句话没告诉你,记得吗?”

  方扬被推地向后倒去,摔开数米,手腕上却是挂着一副噌亮的手铐,手铐的另一侧空荡荡的,在夜空里,诡异地摇晃着。

  那日,巴黎的上空沉晦,德国大军踏进了这个如花城市,法国伯爵和纳粹党卫军官的初会面,是以两条生命的殒落做结。

  可这是一切的开端,不是道别,宣告波特曼将成为夏尔特的生命梦魇?其后,夏尔特妻儿的性命,为这首开始就停不了的奏鸣曲谱出最悲怆的旋律……

  自此,伯爵大人手底下的夜莺剧团,不再只是搬演浮华人生,歌舞升平的背后,是一桩桩关于革命和暗杀的危险活动。

  象征神圣不可冒犯的警服被从中扯开,迸开的金属钮扣散落在床脚四周。充满阳刚气,一看就满脸正义的年轻警官,正竭力保持脸上的严肃,企图恫吓那个胆大包天的侵犯者。

  「****!你****!」竭尽全力也无法把自己被铐在床头的手铐挣开,南天炯然有神的眼睛因为恼怒而显得更加乌黑。

  如果要问英俊青春充满正义感的南警官,地球上最吸引他注意力的罪犯是谁,答案一定不是宾拉登,而是那个笑起来人畜无害,扑上来却比恶狼还可怕的莫问之。

  如果要问天天被情人锁起来狠压的南警官有生以来最想灭掉的是什么,答案一定不是犯罪,而是喜欢把爱人锁在床上玩SM游戏的该死强迫症!

  莫问之的SM前一百名道具尚未上场,南天擦拭得晶亮的警用手铐已经悄悄准备好。

  一切起源于教廷派遣到北欧边境消灭吸血鬼的波斯亚神父被这世上永存的邪恶与恐怖所深深诱惑……

  黑发红眸的吸血鬼伯爵德古拉因妻子的去世而诅咒自己获得了永恒的生命——以永远不可出现在灿烂阳光下作为交换,他独自在漫长的岁月生存,直到拥有月色长发的波斯亚出现在他面前。

  「你召唤了我,波斯亚?霍克,我得到你的姓名作为交换,然后跟我走,我想看你表现对神的忠诚……」

  德古拉的语言是世上最诱人的米药,在吸血鬼伯爵的城堡中,波斯亚生涩的躯体为这最魔性的男人所打开。

  他也是第一个感觉到这邪恶中心深沉痛苦的存在——德古拉的灵魂被拘于地狱的中心,但他依然渴望被拯救,结束他数百年来无止境的悲伤与痛苦。

  但他同时渴望波斯亚的鲜血,害怕谋杀波斯亚的德古拉怀抱着刚刚萌芽的爱开始逃亡,他如此矛盾,在离开之前赐予波斯亚一百年的寿命——以毁掉自己的容貌来交换。

  有一段记忆是我最讨厌回想起来的,小时候寄住在亲戚家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不是他们家的人,飞着的蜻蜓都看着比较亲,为什么一个餐桌吃饭,总要特别罩我呢?我难道看起来弱不禁风,连抢菜的力气都没有?

  没有一个是好人,丢下我总是出差的父母不是好人,带着同情目光看着我的亲戚也不是好人,仗着年纪大不让我欺负的哥哥们也不是好人。

  人可以做好人做到什么地步,好人也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缺点吧?为了一些东西值得舍弃另一些么?做人的原则重要,还是爱着的那个人重要?

  这次是临时决定回国,加州的传媒公司起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凡事仍须亲力亲为,加上博士论文也才完成一半,其实也不是太走得开。完全是章芝玲女士,也就是我母亲的几通电话让我心软,她说这次的婚礼对她来说很重要,希望我无论如何抽出时间去观礼。

  母亲的确是位很有风情的女人,在国内的房产界颇有些名气,先后嫁过高级珠宝商和zF高官,现在即将成为她第三任丈夫的是泰华集团的二老板,人称“华莱士”的商界奇才霍诚定,在我看来,她比那些徒有美貌的年轻女郎不知聪明、有办法多少倍。

  “嗯……不走不行么……?”一双涂着蔻丹的手从背后懒懒地圈住一个正准备下床着装男人的脖子。

  “呵呵,我有公事要办哟。”男人轻笑着轻拍了拍那双手,然后毫不留恋的拉开起身穿衣。

  “骗人……每次都这么说……”被单滑落,一具不着寸屡凹凸有致惹火万分的性感女体片刻便暴露在空气中。

  “真的哟,我不骗你。”男人套上长裤包裹住修长的双腿,然后从已穿好的衬衫中撩出比床上那女人还要黑亮几分的丝般长发,回眸一笑。

  女人照例愣了愣——男人轮廓分明,仿佛精心雕琢般的美貌,不管看几次还是不免会让她有一时的失神。

  但要声明的是,这个男人的美丽完全与女性化搭不上边,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完完全全属于纯男性的气息,高贵优雅得类似中古世纪的名门伯爵。所以即使拥有一头及腰长发,从背后看也不会被误认为女人。

  他看起来好极了,像个体面的高层主管,年轻,英俊,活力十足,手边的高档皮箱里装着价值几个亿的计划书,也许正准备去和某个大客户谈一笔生意,或者去办公室参加一个重要的电话会议。

  艾伦?斯科特带着迷人的微笑走进电梯,一位漂亮的金发女郎在关门的一瞬间赶上了末班车并对他抱以感谢的一笑。

  “又没来是吗?请可以找到他的同学通知林川一声,如果下次课他再不出现,就不必参加这个科目的终考了。”

  听筒里除了拨号音之外许久都没有其他动静,不过如果这样就放弃,那也太不符合他一贯的风格了。

  秦烁,他玩世不恭、烟酒不离、生活糜烂、滥交成性,不折不扣的浪子一个,但是他却对一个人奉若神明,即使抵死排斥做零号也不惜表示:“他想要,我就打开腿让他玩到够。”

  在他的心中,那个人是唯一的信念、唯一愿意无偿的付出,为他做任何事都是理所应当,能为他死是此生最大的愿望……他是他的老大!

  只是,当遗落的不堪记忆强翻出水面,这个他誓死追随的男人,冰冷容颜下封存的,究竟是阴谋骗局还是炙热的深情?

本文由美高梅www.163888.com于2019-10-25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