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什么偏爱江南?

作者: 历史  发布:2019-10-25

  现代地理学家多依据地形划分中国的地理单元,如内蒙古高原、青藏高原、华北平原、长江中下游平原等。而古人更喜欢从文化同质性着手、辅以山川形,构建出许许多多充满历史文化蕴味的地理区划,如

  然而这些古代区域名称,有的已经被历史遗忘、不为现代人所用,如西域、塞北;有的则从过去人人争相攀附的神坛上跌落,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区域名称,如中原、关中。唯有“江南”在经历千年起起伏伏之后,仍能让大部分中国人心生好感而向往之。

  严格来说,这个江南并不是长江以南的所有地方,而仅指长江以南、钱塘江以北的一小块区域。其主体为形成于明代的“老江南八大府”:江宁府(南京)、苏州府、常州府、镇江府、松江府(含上海)、嘉兴府、湖州府、杭州府,广义上还包括长江以北的扬州以及钱塘江以南的绍兴、宁波。

  江南,将自己的名号输出到全国。其典型表现便是,几乎所有与江南相似的地方都被冠以“某某江南”,比如宁夏平原就被称作是“塞上江南”。西藏林芝、新疆伊犁这两个文化、地理与江南差异极大的地方,也被冠以“西藏江南”、“塞外江南”的名号。而其它地方各种“小江南”的称谓更是层出不穷。

  西晋末年,在八王之乱、五胡乱华的重重打击下,西晋宗室、士族大量南迁,被长江西、北两面环绕的建康(今南京)拥有天堑地利,成为重建晋廷的最佳选择。公元317年,琅邪王司马睿在南京称帝,史称东晋。此后南朝的历代朝廷均接连在此定都,形成六朝古都。

  与日益“蛮族“化的北方不同,衣冠南渡的汉人认为自己才是华夏文明之正朔。以南京为中心的江南,开始第一次独立于北方发展。南京凭借长江、秦淮河等水系之利,成为南朝经济中心,码头经常停泊数以万计的中外商船。它还是世界上第一个人口超过百万的城市,这是之前强大统一的汉朝首都长安也没能做到的。

  所谓“金陵百万户,六代帝王都”,以南京为中心的六朝,带动江南首次进入全面加速发展阶段。以至于后世的吴敬梓在《儒林外传》中说,(南京)真乃菜佣酒保都有六朝烟水气,一点也不差。

  南北朝之后隋朝统一中国,重新定都北方,而此后的南京再也没能在如此长的时间内成为“国都”,长江时代结束。

  颇有雄才大略的隋炀帝杨广,看到了经济重心南移的大趋势,勾通南北、消弥差距成为当务之急。公元605年至公元610年,隋朝相继开凿通济渠、山阳渎、永济汇和江南运河四大要素中的“河”上场了,江南从此进入第二个时代:运河时代。

  全长2700余公里的大运河将南北五大水系连为一体,从此江南的稻米可以运向全国,北方的人才也可以直达江南,位于江南北界的扬州则成为南北运输的中心。加之隋炀帝三下扬州,使得扬州成为全国文化、经济重心。

  到了唐代,朝廷继续疏浚运河,扬州的经济和文化依然在全国居首。唐朝人“烟花三月下扬州”,估计与今天的文艺青年必去丽江厦门类似,甚至北方诗人张祜还发出了“人生只合扬州死”的感叹。

  然而”烟花三月“的扬州在唐末的军阀混战中被毁,运河时代的江南也就此结束了。

  钱塘江是浙江第一大河,发源于安徽省黄山,在杭州与大运河的南端终点相遇,这样的有利位置,使得杭州日益成为钱塘江两岸的货物集散地。当历史步入宋代,另一条大江出场了,江南随之进入第三个历史时期:钱塘江时代。

  此时的南宋积弱,金兵的锋芒已经将南京和扬州变成前线。大运河最南端的杭州,既远离长江又有钱塘江的货运供给,因此取代南京成为国都的最佳选择。公元1138年,一度从杭州逃往海上的宋高宗终于下定决心定都杭州。

  钱塘江时代的江南,开始在经济、文化上彻底超越北方,古人曾这样感慨南北局面的翻转:“维南多士,栉比周行,北客凋零,晓星相望”“公卿将相,大抵多江浙闽蜀之人”。而南宋诗人范成大的一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更是让江南成为中国文士心中的乌托邦。

  南宋之后蒙元入侵,杭州城遭到破坏,之后明代迁都北方,杭州的地位大不如前,钱塘江时代结束了。

  太湖位于江南腹心、面积约2400平方公里,是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周围大大小小的江河、湖泊均与它勾通相连,浩荡的太湖水将江南小桥流水的秀气一扫而空,变得碧水辽阔、烟波浩渺。

  太湖是江南的中心,而苏州则位于太湖流域的中心,南来北往的水陆交通都在此汇聚。明清时代的苏州得此地利,发展出强盛的工商业,还形成了全国最大的粮食交易市场。从江西、湖南运来的粮食也经过苏州转销浙江、福建。

  太湖时代的苏州是一个由工商业主导的城市文明。乾隆时苏州城东几乎家家户户都从事丝织业,全城纺机不少于一万张,有染坊300到400家,当地工匠甚至开始仿制西方传入的眼镜、万花筒、西洋镜。

  传统的农业文明也臻于顶峰,长江、钱塘江、太湖和东海等带来大量泥沙,在太湖流域形成了一个典型的湖荡水网平原。加上气候温暖湿润,造就了太湖流域发达的农业,明清时期“苏湖熟、天下足”已成为天下共识。

  发达的水系、工商业、农业,还带动了江南市镇的快速发展。到明中叶,苏州周边已拥有64个市镇,例如吴江的震泽镇,元代时仅为一小村落,居民不过几十家,到明末居然发展成为拥有五万人口的大镇 。著名的周庄、同里也都是在明清时期壮大起来。

  富裕之后的江南生活全面走向物质精致化。苏州的士大夫们建造了许多著名的私家园林,与扬州的盐商园林相比,苏州园林更受人推崇,几乎成为中国人“诗意栖居”的理想模板。

  物质精致化的同时是文化的精致,尤其是江南女性文化在太湖时代达到鼎盛,出现了柳如是、徐灿、贺双卿、陈端生、沈善宝等数十名女性诗人、词人,并在全国形成一种江南“多才女”的形象。这些女性对江南在全国的“温婉”形象贡献巨大,在全国几乎找不出第二个类似的地方。

  富庶、精致、才女就像三个标签,让太湖时代的江南进入了全盛时期,江南也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堆金积玉地,温柔富贵乡”。

  此后,清末鸦片战争和太平天国起义的爆发,再次终结了江南的太湖时代。苏州城大部被焚毁,史书记载“所烧房屋皆系昔日繁华之地,山塘、南濠一带尽成焦土”。

  到了近代,上海又接过了苏州的接力棒。1842年《南京条约》签定,江南面朝大海的龙头上海,成为最早的五个通商口岸之一。

  之后的故事大家已经耳熟能详,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成为近现代中国最具有活力的区域。

本文由美高梅www.163888.com于2019-10-25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