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匡时2018春拍“澄道——南吴北齐书画夜场”

作者: 历史  发布:2019-01-17

  吴昌硕与齐白石是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灿烂的双星,亦为金石画派两位巨匠,一南一北领袖画坛,并称“南吴北齐”。

  众所周知,齐白石在“衰年变法”之后师法吴昌硕。二人均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学养与文人品格,吴昌硕对古朴质拙的金石大写意画风进行了开拓与传播,对后世影响深远;而齐白石则在继承吴昌硕之风格的同时独创红花墨叶一派,两人均在牢筑传统笔墨的基础上,历经自身感悟而后集大成,一脉相承。

  于用笔上,二人之笔墨皆生动老辣,富于变化——这与两位老人都擅长篆刻与金石书法密不可分。于用色上,二人之用色皆浓艳明丽,墨色玄而亮,淡而活,晕染恰到好处,层次分明又能交汇融合——这亦是历来众人所谓“活墨”。于章法上,二人之章法皆气畅神舒。吴齐二老构图舒密有道,大块色彩之间皆留有空白,所谓“繁者愈繁,疏者愈疏”,在布局紧密处作一定留白,仿佛于繁枝茂叶处精心安排了“气口”,以达到整体章法上的疏透通畅。

  然而,吴齐二老的人生经历与个人喜好决定了两人的思维方式与审美理想的不同,亦造成了两人创作风格上的差异。吴昌硕出生于书香门第,绘画品题材多为梅、兰、竹、菊等花卉;而齐白石为农民出生,创作灵感大都来源于亲身体验,故题材除了花卉外,亦有大量的水族、家禽、人物、山水等作品,并擅于取平常百姓生活中的物件入画,民间气息较为浓厚。

  《神仙贵寿》为吴昌硕81岁时所作,能够充分体现其诗、书、画、印俱佳之特点。该作题材寓意吉祥、惹人喜爱——牡丹象徵富贵,水仙则被视为神仙,顽石亦表示安稳。上有题画诗曰:红时栏外春风拂,香处豪端水佩横。富贵神仙浑不羡,自高惟有石先生。虽画的是富贵神仙图,有了此诗顿显清新豪迈而不入俗格。题字是典型的吴氏风格,笔力筋道,气息古穆,与绘画中浓彩重墨、线条虬劲挺拔之笔墨相得益彰。该作钤有朱文“吴昌石”,白文“吴俊之印”,均是缶翁自刻,艺术水准自不待言,是一件难得的吴昌硕晚年艺术精品。

  此《梅兰竹菊》四屏作于1920年,正值吴昌硕艺术创作的巅峰时期。纵观整个画作,梅花之点簇疏密有致,颇具韵味;兰花以没骨法为之,高洁典雅;竹竿交错穿插挺立,揖让有度,竹叶乱而有序,向一侧倾斜,体现其狂风中坚韧的性格;菊花自然豪放,清逸高雅,生机酣畅,给人以凝重、厚朴的美感。吴昌硕的写意花卉,一是重气尚势,以浑厚豪放为宗,二是“直从书画演画法”,以金石气入画,如写如拓,高古凝重。从此四屏中可见,其章法新奇而沉稳,均以单纯朴厚的大写意笔法绘出花卉,墨色运用酣畅自如,丰富的层次使画面的张力得以增强,苍茫浑厚之气蓬勃而出。

  齐白石《蔬果花卉册》,题“居京华廿又九年作”——因老人1917年始居京,故此册当作于1946年。此册各页钤朱文名号印,还约略可见钢印痕迹。此册多题句,如一色清白、梦想太平等,或文字与图像之谐音,或图文相似,喻示着老人的家国情怀、人格诉求等,从而赋予蔬果花卉题材以社会性内容。

  此册画面中形象愈趋简略,笔势愈加雄厚,时而水墨淋漓,时而色彩浓艳,题字含篆书、楷书、行书各体,大大小小,妙趣横生。观其总趋势,亦由平正精致转向老辣纷披、自由天线.《齐白石全集》第四卷P99,湖南美术出版社,1996年。

  2.《齐白石-二十世纪中国画家研究丛书》P190,天津杨柳青书社,1997年。

  3.《齐白石的世界》P355,台湾羲之堂文化出版社事业有限公司,2002年。

  5.《齐白石-中国书画名家画语图解》L106,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

  6.《齐白石绘画作品图录》中卷P198,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年。

  备注:上款人王缵绪(1886-1960),字治易,四川西充人。1906年考入四川陆军弁目学堂,后转入四川陆军速成学堂炮科,毕业后开始了长达四十年的军政生涯。先后任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军长,抗战初期任四川省主席、第六战区、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重庆卫戍总司令等军政要职。1949年12月25日率部起义,促使四川和平解放。

  《钟馗搔背图》是齐白石最典型的人物画之一,生动有趣,寓智慧于幽默。小鬼为钟馗搔背,搔不到痒处,钟馗急得胡子也飞了起来——这种夸张手法,既源出于民间艺术趣味,也与白石老人的风趣分不开。诙谐的画面,口语般诗句中包含的至理,使人愉快,也使人得到启示:为别人搔痒,总难搔到痒的地方,侍候老爷的小鬼不好当。此图虽属大写意,笔法苍拙强劲,但对动态、神情的描绘具体而又传神,钟馗的刻画在粗放中略带文气,全然似一个善良的小官吏;小鬼绿脸长发,仍像个少年差役,比起齐白石笔下相对概念化的佛像,《搔背图》更见技巧,更具个性,也更有深远的意义。上款人王缵绪将军与齐白石的交往始于1931年,最初是王将军托在京友人向齐白石求印求画,彼此通信成万里神交,而后王缵绪邀齐白石前往四川作客。齐白石在蜀地时,多数时间都借居在时任川省主席的王缵绪的成都公馆“治园” 中。

  该画款“九十三岁白石”,为齐白石晚年作品之代表。是年,即1953年,周恩来向齐白石祝贺93岁寿辰。1月7日,北京文化艺术界著名人士二百余人,在文化俱乐部聚会,为齐白石祝寿,文化部亦授予齐白石“人民艺术家”荣誉奖状。当晚,全国美协在中央美院举行宴会,周恩来总理出席,并与其促膝相谈。10月,齐白石当选为全国美协第一任理事会主席。因而,这一年所作的《松龄鹤寿》于白石老人有特殊的意义——其内心之欢喜,于画中多有流露。

  齐白石的山水画较之花鸟画数量少,但每一件作品却都是弥足珍贵,这件《福寿双余》便是代表作之一。”其山水画多作于20年代,后难得一见,40年代后几乎绝笔。此幅作品未属年款,从画风判断,应属衰年变法成功之后所作,可谓难得的晚年山水画之作。

  白石老人画山,喜以远山廓水构图,山则以画一重者居多。此作分两段构图,上部与传统山水画风格一致,但是特别之处在于下部综合了自己的花鸟画,绘双鱼于水中。据《福寿双余》题识可知,本幅为白石老人贺乡人“菊轩先生”寿诞所画。白石老人依题而画,匠心独具,创作了一幅绝类写生的松林山水。妙在画上东升的旭日,不仅清楚指明画的方向,更蕴含“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之意。他在画中添加了双鱼,一是要表示怀念远方的友人,双鱼寄远之意;二则隐喻双褔双寿之意,祝愿友人“福上加福,寿上添寿”。此画题材特别,意义深远,特显白石老人之逸趣。

本文由美高梅www.163888.com于2019-01-17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