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年前的渡海之战——第三集:郑成功占领澎湖

作者: 历史  发布:2019-01-23

  记者:您好!我是马艺。上次我们说到郑成功决心渡海作战,收复台湾,并且誓师金门。

  郑成功在酝酿、讨论收复台湾的过程中,也储备粮饷,练兵造船,侦察敌情,在物资上、精神上作了周密充分的准备。他的作战方针是:首先收复澎湖,作为前进基地,然后乘涨潮之机,通过鹿耳门港,于台江实施登陆作战,并切断台湾城与赤嵌城两地荷军的联系,分别予以围歼,再收复台湾全岛。

  渡海作战的日子终于来临, 1661年4月21日中午,郑成功在金门料罗湾誓师出发。郑成功在出发前的《祭海表文》等文告中宣告:收复台湾,上报国家,下拯苍生,建立万世不拔基业;我师一举一动,四方瞻仰,天下见闻,关系实为重大。

  誓师结束,郑成功一声令下,30000名官兵和家眷乘坐400余艘战船,向台湾进发。由“参军”陈永华留守厦门,负责后勤供应。从整个行动安排中,可以看出郑成功的成熟和周到。

  二十四日晨,部队横越台湾海峡,陆续到达澎湖群岛。郑成功亲率护卫军驻扎在妈宫屿妈祖庙,并多次到妈祖庙朝拜和其它岛屿察看地形。郑成功认为澎湖在军事上很重要,遂令四位将领留守,自已率军继续东征。澎湖到台湾虽然只有52海里,但如遇逆风,就十分困难。二十七日,郑成功率军驶抵柑橘屿(也就是今天东吉屿、西吉屿)海面时,突然刮起暴风,只好返回澎湖。因为大风不止,郑军携带的粮食已所剩无几。如果无限期停驻澎湖候风,不仅会影响军心,更重要的是不能按预定日期开进鹿耳门港。

  根据郑成功事先的调查,要顺利进入鹿耳门,必须利用每月初一日和十六日的大潮,如错过时机,就要向后推迟半个月。在这种情况下,郑成功当机立断,决定进行强渡。一些将领鉴于风大浪险,力劝郑成功不要贸然从事,要求暂缓开航。郑成功果断地说:“冰坚可渡,天意有在。……不然,官兵岂堪坐困斯岛受饿也。”于是,他下令立即起碇开船。

  三十日晚,郑成功亲自率船队冒着暴风雨横渡海峡。他们同风浪搏斗了半夜,于四月一日拂晓航行到鹿耳门港外。郑成功先换乘小船,由鹿耳门登上北线尾,踏看地形,并派出精良的潜水健儿进入台江内海,侦察荷军情况。

  荷军的据点台湾城、赤嵌城位于台南市。这里海岸曲折,两城之间有一个内港,叫做台江。台江西南面有七座山屿相连,叫做七鲲。每座山屿相距1里多,彼此“毗连环护”。一鲲北面隔海有北线尾小岛,其间海面叫大员港(又称安平港)。北线尾北侧为鹿耳门港。荷兰人修筑的城堡台湾城在台江西侧的一鲲,赤嵌城在台江的东侧,互为犄角。

  从外海进入台江有两条航路:一条是大员港,叫南航道,在北线尾与一鲲之间;一条是北航道,在北线尾与鹿耳门屿之间,即“鹿耳门航道”。南航道口宽水深,船容易驶入,但港口有敌舰防守,陆上有重炮瞰制,必须经过战斗才能通过。北航道水浅道窄,只能通过小舟,大船必须在涨潮时才能通过。

  1627年荷军曾在北线年在一次台风中倒塌后便不再派军防守。荷军认为,凭此“天险”,只要用舰船封锁南航道海口,与台湾城、赤嵌城的炮台相配合,就可阻止郑军登陆。

  郑成功之所以选择在鹿耳门港突入,一是掌握了该地的潮汛规律,即每月初一、十六两日大潮时,水位要比平时高五六尺,大小船只均可驶入。郑成功从澎湖冒风浪而进,正是为了在初一大潮时渡鹿耳门,二是郑成功早已探测了从鹿耳门到赤嵌城的港路。所以,郑成功实施登陆作战的路线、地点的确都是正确的。

  四月初一中午,鹿耳门海潮果然大涨,郑成功命令众将士按图迂回而进。郑军大小战舰顺利通过鹿耳门后,立即兵分两路:一路登上北线尾,一路驶入台江,准备在禾寮港(今台南市禾寮港街)登陆。

  台湾城上的荷军原以为中国船队必从南航道驶入,忙于用大炮拦截,未料到郑成功却躲开了火力,船队从鹿耳门驶入台江,在大炮射程之外。荷兰侵略者面对浩浩荡荡的郑军船队,“骇为兵自天降”,顿时束手无策。郑军船队沿着预先测度好的港路鱼贯而人,切断了台湾城与赤嵌城荷军的联系,迅速于禾寮港登陆,并立即在台江沿岸建立起滩头阵地,准备从侧背进攻赤嵌城。在北线尾登陆的一支郑军,驻扎于鹿耳门,以牵制荷兰侵略军兵船,兼防北线尾。

  台湾的汉族和高山族人民见祖国的大军到达,争先恐后地“出来迎接他们,用货车和其他工具帮助他们登陆”。

  郑成功的登陆行动得到中国居民中2.5万名壮士的帮助。南北路土社高山族群众闻讯接踵而至,表现了台湾人民热烈欢迎祖国军队收复台湾的爱国热情。这一点被记录在时任荷兰总督的揆一用笔名所写的回忆录《被忽视的福摩萨》一书中,他描述了亲眼见到的中国人民自发的爱国主义行动,并表示不得不敬重。殖民者看到了人心向背,看到了殖民政策不得人心。

  正是由于台湾人民的大力支援,郑军不但顺利登陆,而且为分隔包围盘踞台湾的荷军创造了条件。

  郑军登陆后,在郑成功的指挥下,立即投入战斗,击退了普罗文查(赤坎楼)城代理司令描难实叮(Jacobus Valentijn)指挥200余名士兵的进攻,控制了赤坎街(今天的民权路一带);切断一鲲鯓岛上的热兰遮城和隔台江相望赤坎城地区的联系;派出“宣毅前镇将军”陈泽驻扎北线尾,控制鹿耳门水道,保护进出大员、台湾与厦门的水上要道,防止荷军从背后突袭。

  同时,郑成功专门送信给荷兰殖民当局,表示“你们必须明白继续占领别人的土地是不对的,如果你们能用友好的谈判方式让出城堡,生命和财产安全将受到保障,否则,所有的人都将难以幸免。”郑成功的好意,换来的是荷兰方面的进攻。

  在登上北线尾第二天凌晨,陈泽率军消灭前来偷袭的、由被中国人称为“拔鬼仔”的荷军上尉彼德尔指挥的250名士兵,高喊“圣明的主与我们同在”的彼德尔也成为异乡鬼魂,第一仗荷军败北。

  第二仗在台江。北线尾之战的同时,“左虎卫”陈冲又指挥战船在三鲲鯓激战装备优良、由巴圭亚中校指挥的荷军“赫拉托号”、“格里弗兰号”、“白鹭号”、“玛丽亚号”4般军舰。指挥舰“赫拉克号”被郑军击沉,仅次于它的“格里弗兰号”见状,掉转舰头,连冲带撞,冲出重围,逃往日本。

  第三仗是在当天晚上。由荷兰军官阿尔多普指挥的200名荷军士兵,乘坐几艘快艇,在夜色掩护下,离开热兰遮城,横渡台江,增援赤坎城。荷军在第二天凌晨陷入中国军队的包围之中,在描难实丁救应下,阿尔多普逃入赤坎城,清点人数,已经少了140人。接连三仗,荷兰人连战连败。

  荷兰人没有忘记这一失败,揆一在笔名C.E.S写的《被忽视的福摩萨》书中说:“分别抗击敌人的三路军队,一路在海上,两路在陆上,都已失败而告终,于是我们再也没有力量和方法阻止敌人前进了。”时至此时,荷兰殖民者已经没有获胜的希望。

本文由美高梅www.163888.com于2019-01-23日发布